An image and poem about normality and queerness.

  
Shénme shì qíguài de? - Yī shuōmíng yóu Huáng Yuèwǔ   

什麼是奇怪的?

(一些想法,以此紀念桜井正智博士)

時間旅行沒有什麼特別的。
远处读心并不令人惊讶。
事先察觉是任何人都能掌握的技能。
如果我们打开双眼,用能量治疗也是正常之举。

但是,真正奇怪的是,在足够长的当下寻求光明的未来,
同时对过去早已消逝的错误耿耿于怀。

可笑的怪事是:
我们在意识到徒劳无果的同时还是会去重复老习惯。
或是為任何深深紮根於痛苦的東西犧牲自己。

可笑又奇怪地相信
一套教條就可以解釋所有的現象,
或者假裝自己是'正常'的
在一個非常驚人的,很奇怪的宇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