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īn Dàn
婷: (瞥了一眼圖像) 這只是一個受精卵,嗯? 這個產前焦點有什麼用?
禮彌: 也許作者認為事情是循環往復的。如果我們明白事情是如何發生的,我們不也會就能理解它們的結局嗎?
安德烈: (聳肩)理性的理解永遠不夠。我們的行動每天都很重要。
Ron: Perhaps we could spend lifetimes discussing this, but does it matter?
Lis: (raising her eyebrows) It does to m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