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iǎoyǔzhòu: A art work by T Newfields
蒂姆: (凝視著圖像)有時我認為數學是美的最高形式。
禮彌: 確實,所有的音樂、詩歌和藝術不都是精確的數學計算嗎?
婷: 我希望事物能如此美麗和對稱。熵無處不在,且某種程度的隨機性是不可避免的。
敏: 奇怪的是,不可測性包含有序,而看似「完美有序」亦同樣包含了一些不可測性。我想知道的是,為什麼這張圖像像布拉特沃斯…
提姆: 嗯,也許前世你是德國人?出於某種奇怪的原因,這就是你所看到的。別人會看到不同的東西吧。
婷: (頑皮地) 我看到一個部分的戴森球體,且中子星周圍繞著一系列。那… 我前世是外星人嗎